察蘇河,藏語叫祁哈堂,蒙語叫察汗烏蘇河,均為白色河的意思。這條白色河,像一條潔白的哈達,在美麗的熱水草原上,款款而來,緩緩而過,逝者如斯,亙古不息。

       察蘇河兩岸,草原如畫,牛羊如云,歷史悠久,人杰地靈,是個仙境般的世外桃源,別有一番感慨稱道的神韻。

       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曾是吐蕃古國的疆域,演繹過許多戰馬嘶鳴、刀光劍影的故事……

       經歷了一千多年的蹉跎歲月之后,留給今天的只是2000多座吐蕃墓葬群,如同凝固的波濤,定格在遼闊的草原上,仍在千年的標本中鮮活地展示著歷史的全過程。

       唐代吐蕃墓葬群,是青海省首次發現的吐蕃墓葬群,散落在海西州都蘭縣的熱水草原上。這里的墓葬群發現于上個世紀的50年代初,曾多次遭到過盜墓分子的洗劫,盜取了數以萬計的珍貴文物,使吐蕃墓葬群面臨著滅頂之災。

68953269103246b695529c2116965780.jpg墓葬地理位置示意圖

       1982年青海省文物考古隊對這里的古墓群進行了考古發掘,根據出土文物和古藏文木牘確定,這是一處罕見的古代吐蕃墓葬群。

       吐蕃,是古代藏族的自稱,是西藏歷史上最強大的一個古代帝國,由松贊干布到達磨延續了兩百多年。

       公元663年,日益強大的吐蕃王國,一舉破滅了當時的吐谷渾王朝,占領了吐谷渾管轄的遼闊地域。

       公元670年,吐蕃王國又在大非川(今青海海南州共和縣東切吉草原)挫敗了大唐王朝“常勝將軍”薛仁貴的十萬大軍,占領了日月山以西,包括柴達木盆地在內的廣大地區,建立了自己的統治地位。吐蕃墓葬群就反映了吐蕃統治時期,柴達木地區社會、政治、經濟以及東西經濟文化交流的盛況。

       吐蕃墓葬群背依巍峨的熱水大山,面臨滔滔的察汗烏蘇河,依山傍水,是一塊風水寶地。這里的墓群不僅規模大,而且數量也多,單在熱水地區一公里的范圍內,就有200多座。

       其中的血謂一號大墓,被考古學家認為是最驚人的發現,它也是所有古墓中最為壯觀的一座墓葬。這座墓坐北向南,高33米、東西長55米、南北寬37米的大墓,從正面看像一個“金字塔”,因此有“東方金字塔”之稱。

       大墓背后的那座山峰,如同一只展翅飛翔的大鵬,大墓則像大鵬之下的一座寶塔。

       墓堆下用泥石混合夯成的圍墻,上面每隔1米左右,便有一層排列整齊、粗細一樣的柏木,整座墓葬共有9層。這種獨特的構造形式和建筑風格,是我國考古發掘中絕無僅有的,這充分體現了吐蕃王國具有高超的建筑技術。

       據專家介紹,修這樣的大墓需要花費近四百萬個工日,即萬人一年的徭役之工。其花費財力之大,消耗人力之多,雖比不上萬里長城和阿房宮殿,然而在偏僻的高原,真是一個巨大的古代工程。

f02bb5c6a685492ca747d114acbcc6dd.jpg墓葬分布示意圖

       這個墓的墓冢,自上而下排列,呈樓閣式,頂層的封土下,有一個長方形的動物陪葬室,墓室用石塊砌成,墓室門用柏木鑲壘,室內有馬、牛、羊、狗、鹿等70多只動物的骨骼。

       墓的最低層是主墓,距封土頂部約有9米,是一座“十”字形的墓室,長21米,寬18米,寬敞宏大,結構復雜;墓門口有照壁,墓室分為中室、東室、西室、南室;各墓室之間有回廊貫通,各有門戶,中室為棺柩室,其余都是陪葬室,各陪葬室都有不同種類的陪葬品。從墓室復雜的建筑結構、寵大的墓冢、豐富的陪葬品來看,這是一個吐蕃貴族的墓冢。

       墓中的陪葬品十分豐富,除了各種陪葬動物外,還有眾多的陶罐、金牌、金飾、銅鈴、木牘、木勺、木碗、木碟、木車、木鳥、皮帽、皮鞋、鐵器、瑪瑙、石珠、糧食以及大量的毛織品和絲織品等。

       在這些眾多的隨葬品中,絲織品是個十分珍貴的文物,古代的絲綢織品,一般很難保存下來,由于熱水地區氣候、土質干燥,這些絲織品才得以完整地保存下來,因此實所罕見,是柴達木盆地古文化中的瑰寶。

       許多專家認為,這座墓出土文物相當驚人,單絲織品一項就多達350余件,其中圖案不重復的品種達130余種,有112種為中原制造,18種為中亞、西亞地區制造,而在中亞、西亞織品中,以粟特錦居多。這些絲織品幾乎囊括了唐代所有的品種,有錦、綾、羅、絹、紗、緙絲等。其中織金錦、緙絲、嵌合織顯花綾、素綾、錦等。在18種外來絲織品中,就有一件婆羅缽文字錦,是目前世界上僅有的一件確定無疑的8世紀波斯文字錦。

       在這些絲織品中,有平紋經錦,如紅地簇四云珠日神錦;有斜紋經錦,如黃地對波獅象人物錦、紅地對波聯珠獅鳳龍雀錦、橙地小窠聯珠鏡花錦、黃地簇四聯珠對馬錦等;具有中原風格的緯錦,如黃地大窠聯珠花樹對虎錦、黃地大窠寶花錦;帶有較為強烈的中亞色彩的緯錦,如紅地中窠含綬鳥錦以及織金錦帶等。

       1986年5月27日,青海省人民政府下文將“都蘭熱水吐蕃墓葬群”公布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在此之前,1957年12月13日公布的文物保護單位中,都蘭縣的英德爾古墓和考肖圖古墓均定為唐代吐蕃古墓。

       1996年,國家文物局將“青海都蘭吐蕃墓葬群的發掘”列為“中國1996年度十大考古發現”,并將都蘭熱水吐蕃墓葬群列入全國百大遺址。同年11月份,國務院下文將“都蘭熱水吐蕃墓葬群”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1999年7月至9月,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和青海考古研究所聯合對都蘭熱水地區的四座大、中型墓葬進行了考古研究工作,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考古研究成果。北京大學隋唐考古專家齊東方教授、林梅村教授,中央民族大學古藏文專家王堯教授,吉林大學人骨鑒定專家朱泓教授、周慧教授,中國社科院古樹輪專家王樹芝研究員、邵雪梅研究員,瑞士藏學家阿米·海勒,四川大學藏學專家霍魏教授以及青海考古所考古專家許新國等一大批國內外權威專家,他們各擅其長,多管齊下,從歷史、人骨DNA測定、古藏文、顏料、道符等方面進行了考古研究,發表了許多權威性的考古研究文章,于2005年由科學出版社以精裝本的形式出版了《都蘭吐蕃墓》一書,在國內外考古界引起了強烈反響。

       2012年10月28日,青海藏研會在西寧組織舉辦了“首屆都蘭吐蕃文化全國學術論壇”,來自中國社科院、北京大學、科學出版社、文物出版社、故宮博物院、中國藏學研究中心、吉林大學、西藏社科院、四川大學、西南民族大學、西北民族大學、蘭州大學、青海民族學院、青海師范大學、青海省圖書館、青海考古所的60多位專家學者,參加了此次論壇,其中有30多個專家學者作了學術發言,這對了解都蘭吐蕃墓、研究都蘭吐蕃墓,奠定了權威性的學術依據。

       對這次論壇,新華社、新華網、中國文物報、中國民族報、工人日報、青海日報、青海藏文報、西海都市報、西寧晚報、青海廣播電視臺、中國藏族網通、中國藏族網等媒體都進行了廣泛的報道。

       2018年“3·15熱水墓群被盜案件”偵破后,在國家文物局和青海省人民政府的支持下,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和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聯合組成考古隊,在被盜的2018血渭一號墓內再次發掘出金銀器、銅器、鐵器、漆木器、皮革、玉石器、玻璃器及紡織品等各類文物1000余件。

       專家指出,2018血渭一號墓是熱水墓群考古發現結構最為完整、復雜的高等級墓葬,墓葬為木石構建的五室結構。該墓的發掘對研究唐(吐蕃)時期都蘭熱水地區的葬制葬俗及唐帝國與少數民族關系史、絲綢之路交通史、物質文化交流史等相關問題具有重要價值。

       2020年的10月30日,國家文物局在京召開了“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鄭重通報了甘肅夏河白石崖溶洞遺址、青海都蘭熱水2018血渭一號墓2項重要考古成果,并將都蘭熱水地區的2018血渭一號墓再次認定為吐蕃墓。緊接著,中央電視臺、新華社、中國文物報、中國新聞網等各大媒體都紛紛報道了這一頭條新聞,再次引起了海內外考古界的極大反響。

       歲月更迭,這些殘存的吐蕃古墓群還在傾訴著悠遠的故事。只有那些不再清晰的眾多文物、那些飽經滄桑而斑駁的色彩,還在證明著當年的奢華與繁盛。

       如果把熱水吐蕃墓為一個點,向東至夏日哈,向西至巴隆,綿延200多公里的地帶上,大小古墓就有2000多座,實為罕見,令人驚嘆。

       這真是一個消失在察蘇河畔的古王國,也是一個需要研究的古王國。(本文圖片來自于《考古與文物》 2018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