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編稿簽】人說熟悉的地方沒有風景,詩人卻有別解。陳躍軍在西藏工作生活已二十多年,卻難得地保持著對這片高原大地的新鮮感知,總能捕捉到自然界的詩意之美,敏銳發現人文日常中氤氳的悠悠詩意。荷爾德林說,“人,詩意地棲居在大地。”有情懷的詩人,他的生活就是一首詩。


責任編輯:子嫣


佩古措,雪山的梳妝鏡


當所有人忽略了你的美麗

甚至無視你的存在

你并沒有生氣

而是張開了遼闊的懷抱

擁抱了整個世界


西夏邦馬目不轉睛地盯著你

看你心中的他到底長什么樣子

春天,你給他插上夢想的翅膀

夏天,你給他帶上英雄的花環

秋天,你給他披上金黃的外衣

冬天,你給他蓋上厚厚的雪被


你安靜的時候他聆聽著你的心跳

你微笑的時候他在浪花里手舞足蹈

你悲傷時他讓小溪輕輕拉著你的手

你孤獨時他驅趕著牛羊環繞你周圍

在你們千年的依偎陪伴中

我做了個幸福的夢



達曼姑娘,憂傷的溫柔


你站在窗前,遙望著遠方

像一朵花,盛開在喜馬拉雅的春天

在祖先的故事里,你的英雄

策馬揚鞭  奮勇殺敵  血染戰袍

這一世是你千百次的輪回

那一世是你萬千次的思念


我是一葉小舟,蕩漾在你清澈的目光中

我是一匹駿馬,馳騁在你芳香的心上

我是一把刀,在火中千錘百煉

和你一起,收割著陽光、雨露

以及星星和月亮的竊竊私語


嫁給我吧,憂傷的姑娘

我就是你的家

請敞開你的胸懷,讓美泛濫

請打開你的堤壩,讓愛決堤

我們將會是誰的傳奇



察隅,一條奔向遠方的河


呼喊震耳欲聾

思念的河在奔騰

沖鋒的號角吹響

千軍萬馬朝著魂牽夢繞的地方進發


天亮了,有人沒有醒來

睜開眼睛吧,到家了

酒杯裝滿了眼淚

離別的腳步怎么也邁不開

英雄爬滿了整個山坡

也只有這條河

才能帶著我們回家



朗縣,豐收里的光明


圓圓的核桃擠滿了樹枝

辣椒像火一樣燃燒

花椒穿上了紅紅的嫁衣

豐收的消息

和阿媽的笑容一起在秋天里蕩漾


我坐在朗頓莊園的一塊石頭上

與一片樹木默默對視

所有的人都已經離去

曾經的歡笑和悲傷

在樹的年輪里白發蒼蒼


我撒下愛情的種子

然后耐心地等待

生根  發芽 開花 結果

長成楚楚動人的你

我們相約在豐收的季節里



波密,我是自己的王


一座座冰川矗立叢林之中

站成古老而神奇的王

莊嚴 肅穆  安靜  端莊

接受著萬物頂禮膜拜


通麥天險 鬼見愁

讓人心驚肉跳的名字已成為歷史

318國道邊一個小酒吧里

我和一個叫扎木的姑娘相遇

她的往事像雨一樣淋濕了夜


一場雪崩埋葬了年輕的笑容

我審問每一朵雪花

她們都辯解自己無罪

只是跳了一曲激情的舞蹈

她們只想快樂幸福

做自己的王



扎什倫布寺,正襟危坐的神佛


金的、銀的、銅的,壁畫里的

來自四面八方的圣賢

大大小小的塑像和真身

都高高在上

在不同的大殿里正襟危坐

接受著人們的頂禮膜拜


翻開蒙著塵土的日子

他們在故事和傳說中生動豐富起來

躬行于雪域高原

傳法  授業  解惑

然后坐成一座座紀念碑

記載著不平凡的一生


人間就像一個大教室

我們都是學生

等著點到我們的名字

歷史是一名容易健忘的老師

我們畢業已經很久了

他還經常喊起我們的名字


在宇宙和時空面前

我們都是細小的沙粒

虔誠是毫無保留的信任

天堂和地獄

今生和來世都只是一種假設

其實神和佛都是陌生人

我們總是怕熟悉的人知道心里的秘密

你沒有開口世界就在笑



薩迦寺,我是一本等待翻閱的書


薩迦寺,是書的海洋

從經卷墻前走過

我撫摸著歷史的溫度

沐浴著智慧的光芒

想象我也是一本書

等待著一個有緣的讀者


涼州會盟是一座紀念碑

一件件瓷器

是紀念碑上陸續刻下的文字

我擁抱著一件瓷器

就是擁抱著泱泱中華

和五千年的文明


你我都是過客

當我們都已經走得很遠

如果還有一個人靜靜地把我打開

找到站得整整齊齊的你

那是我們的幸運

也是我們與世界的又一次對話


原刊于《西藏文學》2020年第5期

陳躍軍202011.jpg

        陳躍軍,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現供職于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