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店村


        金秋,我滑過雪域的脊梁,把觸角伸向中原最耀眼的部分,用一顆探尋的心打開汴梁古老的門楣。

        滿目鋪展的仿宋古街已在夜幕下透出北宋京都的繁華,華燈初上,我瞧了瞧深秋開封布滿滄桑而金黃的臉頰,在余店的周身亮出印象汴京的鄉愁。  

        邁步這城中村的古老街巷,隨處呈現千年之都的敦厚和壯美。

        夜訪余店,似置身北宋戰火硝煙后《清明上河圖》綻放的一片商賈云集、政通人和,以及風和鳥鳴、田園放歌,那張擇端瞬間復活了大宋的年輪。

        是誰,癡迷于這古老村落的美麗蝶變,把自己凝練成一句對開封的深情詠嘆!

        又是誰,面對這新時代鄉村振興的獵獵雄風,把千年宋都的良辰美景演繹成傳唱千年的隱秘傳奇!



朱仙鎮


        這千年古鎮在深秋的五彩斑斕中喘息著,那粗壯的呼吸驚醒了主人尹國法那面古墻上沉睡的鐘馗,他翹首回望,這偌大的朱仙鎮,古風濡染,生態文明,美景如畫,賞心悅目,鐘馗細心掂量,何不永居古鎮,驅邪除惡,永保一方安寧?

        那“竊符救趙”的朱亥呢?莫不是沉浸在戰國時期那段最精彩的故事里癡迷不歸? 岳廟就在那滄桑暮靄和青磚黛瓦中透出一絲悠長的悲壯,幽深的廟宇內依稀存留著英靈壯志未酬的嗟嘆!

        驀然回首間,那岳家將聚攏在這曠世古鎮,壯懷激烈的《滿江紅》從宋詞沉重的冊頁中被時光迅疾的抽出,倏忽間,那南宋羸弱的背影下征戰的熱血史卷和金戈鐵馬,以及狼煙蕭蕭、英雄落幕的場景,就凄美的呈現在世人仰慕的眼簾,還有那一串串閃亮鮮活的名字,以及淚光瑩瑩的故事……

        順著講解員的余光掃去,那《鐘馗鎮宅》《劉海戲金蟾》的經典畫作布滿這古汴梁的秋色行板上,裸露出年畫百年歷史的屐痕。



西姜寨


        遠望西姜寨的周身,一縷柔美新風環繞著那好人之街和老兵之家,現代農業千畝田園如大鵬身披五彩霓裳,在傳統和現代交織融合的美麗蛻變中,伸出創業的巨掌捧住鄉村流動的畫卷和咯咯作響的韻腳。

        那嬌美的花生仙子,在李永樂的青創基地,揭開幽黑的容顏,把飽滿的肌膚獻給西姜寨一方熱土。

        是誰,在寂靜中諦聽,那神的留白處有芳音呢喃:"我的油是擠出來的,你的時間呢?”

        又是誰,禁不住內心的顫動,對西姜寨的贊美脫口而出:“清涼之汁浸潤一個游子的靈魂,在你的時光里刻畫駐足者的心聲”。



清明上河園


        把北宋的東京煙云都呈現在一張《清明上河圖》中,那是畫家張擇端的曠世杰作!

        把《清明上河圖》的靈動壯闊和繁華絕美再現于清明上河園的宏大巨制中,那是開封人的神來之筆!

        黃昏后,落坐在龍亭湖西岸的清明上河園,時有湖風吹皺一池秋水,聞百花生香,聽水波潺潺,一幅宋代社會民俗的生活長卷如彩綢橫陳,煙火繚繞,晚景豐潤,氣象萬千。一個遠足的游子,且觀且望,流連忘返。

        夜幕中撩開燈火璀璨,夜市人流如瀑,車水馬龍,店鋪林立,虹橋飛架,橫跨汴河。寺廟鐘聲悠揚,置身其中,恍如一步如畫,一夢千年,尋覓宋時光景,恰似時光倒流,古都汴梁神韻再現。

        遠眺園中深處,鼓樂鳴動,人聲鼎沸,側耳聆聽,一曲《宋廷.夢樂》,如入仙境,再觀那景龍湖上《大宋.東京夢華》實景展演,瞬間啞語,心靈顫動。

牧風51 - 副本.jpg

        牧風,藏族,原名趙凌宏,甘肅甘南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詩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散文詩研究會會員。甘南藏族自治州文聯主席。在《詩刊》《星星》《詩神》《青年文學》《散文詩》《散文詩世界》等報刊發表散文詩、新詩五十余萬字。著有散文詩集《記憶深處的甘南》《六個人的青藏》(合著,任主編)《青藏舊時光》等。曾獲甘肅省黃河文學獎、甘肅省少數民族文學獎、玉龍藝術獎、“吉祥甘南”全國散文詩大賽銅獎、格桑花文學獎、甘南州文藝成就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