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歌


那遍地格桑開了花,

阿姐已煮好酥油茶;

那漂泊兒郎快下馬,

快來喝一碗酥油茶。


阿姐阿姐——

你美如天邊的云霞照亮了風馬

浪子浪子——

我醉如世間的癡傻忘記了回家


端上一碗酥油茶,

那是阿姐扒爛的肝花花;

唱上一曲卓瑪拉,

獻給我心愛的好姑娘。


喝了你的酥油茶,

從此伴你走天涯;

聽了我的卓瑪拉,

與我牽手追云霞。


馬兒馬兒你別迷路,

載上我的愛情;

阿姐阿姐你快梳妝,

快跟上我回家。



香客


在青藏,一低頭就是一朵格桑。


那些開在寺里的花朵,

飽食了人間煙火。



瑪尼石

 

站在星空下

我與石頭靜默無語


不遠處的廟里

點燈的人

一定是菩薩。

 

而蕓蕓草木,匍匐在路上

朵朵格桑

生來汪洋



油菜花


在大高原的風中,

你只與藍天相輝映。


寺廟,經幡,瑪尼石

不必日夜朝拜

只要懷抱大地的黃金品質

自己就是慈悲的佛


蒼蠅和蜂蝶們輕俏

就讓他們去輕俏,你只鐘情于

翱翔九天的雄鷹 


油菜花——

等捱過這一個雨季

我就去看你


 我們肩并肩站在山岡上

雖然歷經風雨

始終清清白白 



落雪的時候


等到落雪的時候就給你寫信:


告訴你青藏的天氣以及遼闊和蒼涼

告訴你一個人深夜里點起的燈盞

告訴你蒿草歷經風雨的一生

告訴你石頭上默默無語的蒼鷹

告訴你牦牛啃食的舊時光

告訴你因愛孤獨的喇嘛廟


――這是我所樂意的,是唯一值得訴說的

最后,我不喚你親愛的

只道一句:天涯兩相安。



高地獨語


在青藏高地粗礪的大風呼號中, 

一個不合時宜者獨接受了你的召喚:


我的雪域女子,我的綠度母菩薩

那樣圣潔,那樣圣潔,那樣圣潔……


他已堪破春天的魅惑,

不過是奔赴凋敝的浩浩蕩蕩!


他心懷滾燙的烈焰焚燒自己,

只對長河落日默默哭泣!


他打卦問天問地問你問命途:

墮入煉獄可是通往天堂的法門?


洪荒黑夜里他還在獨語,獨語,獨語

汪洋格桑聆聽了他敗北的消息! 



春天的遺書


那開遍紅塵的萬花,春風驕傲的大寫意!

那招搖枝頭的新綠,戀人迷醉的嬌笑靨!

如云中白電耀亮,而后匆匆逝滅的

正是我們喚作永遠的愛情

人生之荒原上,青春的輪翼還未展翅

便被江海洶涌的浪濤拍碎

我們負重如雪域之舟,在高地乍暖還寒里仰望蒼穹

喊出嘶啞的洪聲,如狼如虎如豹……

那高原少女夜夜的晚夕里夢見者

是販羊皮南下荊楚的男子

鐘愛被等待一再傷害著,只剩一腔子淚泉

化作千樹萬樹的火焰

啊,這春天轟轟烈烈的遺書

在瞬息萬變的時空之門便輕如云煙了。


綠木.jpg

        綠木,本名張永發,青海省作家協會會員,積石山縣作家協會理事。作品散見于《飛天》《星河》《青海湖》《中國新詩》《雪蓮》《河州》《青海日報》《楊樹浦文藝》等報刊,入選多種詩歌選本,入圍“第四屆中國當代詩歌獎”。曾獲第二屆“全國鄉土詩歌大獎賽”新秀獎。著有詩集《小鳥之唱》《我在青海湖邊等你》。現居青海西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