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曲


太陽放牧云朵,溫暖目光

照耀潔白的靈魂

時刻看護那些變黑的云朵


我放牧一群白羊

它們在草地,一律低頭

嚙食,移動

你就在它們當中


再走也走不多遠

面前的雪山,安放一堵高大圍墻

你翻不翻越

它就在命運里等你


我的氈衣

就是我遮風擋雨的故鄉

不需飛翔

我就能安靜地瞭望


你看到的只是我的孤單

我悠長的歌聲

延緩了歲月流失的速度



魚樂圖


高峽,雪水歸入的平湖,投身鏡子深處

是漩轉,是沙粒閃爍

是四散的光線

容顏難以辨認


岸邊,明月之心

水底,凈潔之身

柔軟嘴唇,漂流水泡,吹響圓舞的小號


隔著水波的屏障

滑行的

搖擺的脊背

一束曲線的火焰,游弋幻夢藍色的星空



喜鵲望


途中,棲落在橫空跨越的光纜

雙手握住

你傳輸的

灼熱電流


微軀,簡潔

一半是白晝明亮的肚腹

一半是黑夜遮斷天涯

三千層疊的覆羽


翹首觀望

山巒恒久

大河流淌,帶走一片羽毛,追尋的波浪


以喙對飲

酒,心花怒放

一顆暖窩,懸垂在河西走廊,熱血的天空



云朵心


天涯長路,我從遙遠的舊路,來看你


山崗之上

莊重臉龐

張望的眼晴,午后,灑落沉重雨滴


棉朵高懸

難以貼身

藍天的海岸,雪峰,是航船的一桿桿帆影


我在山巔

內心的芽尖

破土而出,跟隨你一波三折的光陰流轉


無聲,是隱約的遠雷

把閃電的追尋

打在你歲月侵蝕

木格玻璃的窗戶


楊樹搖曳

乘興飲酒

握手,言歡,是星辰東倒西歪的長夜



石頭花


我的身上,長滿你七彩斑斕的花素


一塊石頭就是一件地老天荒的物證

我們荒廢的時間

永恒凝固

我們的歌聲

儲存體內


沒有開始,沒有結束

觸摸也是一種疼痛

我們似是而非

趨于幻象

鉻在記憶


黃昏是落日

古老的金光

溫熱,鑲嵌在我們骨骼的深處



月牙追


夜晚如鐵

月牙是燒鐵的火苗

朦朧山崗之上,點燃星宿之旁

一角夜空,鍍亮眺望的眼眸長久凝視

 

內心的光,貼近半個身子

銀色脊背,重影輕柔搖蕩

那是遙遠潮汐,在思緒里翻卷

波浪,擺渡匆忙奔走的行程

 

月牙,低眉,云朵掩面

漸行漸遠,趕往光芒照徹的圓滿之門

大地河山,塵世,原地不動

一把鐮刀,在夢中的麥田

握緊溫熱手心,說很多話



花海念


不要試圖叫出每一種花的名字

它們集合在一起,只有一個名字


點點繁星

安居大地,是人間鮮艷的頭飾

小小燈籠

柔軟心腸,照亮迷途的身體


經歷風塵的刻畫

短暫的遇見

即為剎那的永恒


不要輕易揪下某一片花瓣

它們聚攏在一起,妝扮

淡粉盈香的臉頰



蟲兒飛


聽到這聲音從風塵深處轟隆傳來

似乎伸手就能觸摸

凝望,卻空無一人


但我們一直在飛翔

翅翼攙扶翅翼

乘著眼眸對視的波瀾

向那光明閃亮的地方歸集


我不彈撥吉他的第六根弦

那里是低音徘徊的海岸

我把月亮的共鳴箱

當作夜晚圓夢的故鄉


銀色的民謠,伴隨款款步履的韻味

昔日重來,你在我的指尖回旋

溫火熬煮天高地闊的牽念

  


芳草吟


絲綢柔軟的曲線,植入綠水青山的身體

時空中不可分割的色彩

迎著光芒

散發芬芳


纖細之手

捧一顆透亮露珠

與一匹白馬的大眼相迎

清風的波瀾

傳送安祥


我的天涯,到處是你的影子

追隨流動時光

修持永恒的善良

搖曳嬌美



河之洲


寬闊河床,閃爍歲月漫長的名字

一條河,流進我的身體

我們呼應

我們遠行


浪花細語,輕柔纏繞

漫延,在內心的琴鍵跳躍

吸引岸畔紅鳥,引頸鳴叫


水文觀測,降水量比歷史同期偏少

兆示有些云朵,只投了個影子

如此,對于每一滴水

我們惟有珍惜


水融入水的疆域

陽光抱住陽光的身軀

我們是魚兒,即便在河底的凹槽

依然吐露美好的泡泡


扎西尼瑪202011.jpg

        扎西尼瑪,藏族,又名王生福,甘肅省天祝縣人。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出版散文集《高原深處》、散文詩集《鷹飛在上》。詩歌獲第三屆中國星星新詩大獎賽“星星校園詩苑獎”,散文詩獲 “全國十佳散文詩人提名獎”“中國散文詩人大獎賽提名獎”等。參加第九屆全國散文詩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