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7801075143355.jpg成群的白唇鹿。江永才仁 攝

       8月,絕對是嘎嘉洛草原最美的季節。佇立在任何一處,放眼觀望,高山聳立、冰川起伏,河網密布、湖泊如珠。

       作為資深的攝影愛好者,這一天,江永才仁早早守候在治多縣多彩鄉達勝村附近的索布查葉山山腳。他找到一處隱秘的地方,拿出已經有些斑駁的望遠鏡和一臺數碼照相機,迅速調整參數、對照光線,凝氣聚神地將鏡頭對向山澗的白唇鹿鹿群,任由露水打濕衣服,也全然不顧。

       “咔、咔、咔”,隨著照相機快門的聲音,江永才仁拍攝下數張白唇鹿各種形態的照片,然后一邊觀賞著照片,一邊露出心滿意足的微笑。他心想,距挖掘、搜集并整理出版圖文并茂的索布查葉地區生態人文導讀手冊的事情更近了一步。

       江永才仁是索布查葉水源保護青年志愿者服務隊的一員,這是“萬里長江第一縣”治多縣首個青年志愿者服務隊,于今年8月11日正式成立。

       “隨著生態環境問題日益突出,早在2010年的時候出現聶恰河的部分源頭趨于枯竭,周圍草原沙漠化,水污染問題。我們自發組織環保小組護佑水源地,這就是水源保護青年志愿者服務隊的前身。”江永才仁向我們介紹志愿者服務隊成立的情況。

       如今,這支水源保護青年志愿服務隊已經從當初的20人小組發展到如今的60人團隊,并分為攝影、旅游、藝術、傳統文化、辦公等6個小組,由村干部、環保老師、牧民、學生等組成。

       地處三江源核心區的玉樹藏族自治州治多縣,109國道和青藏鐵路穿境而過,是西藏連接青海、溝通內陸的重要通道;境內的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遺產是目前世界上原始生態環境保存最為完整的地區之一,也是全國面積最大、海拔最高、野生動植物資源最為豐富的自然遺產地。

       自三江源國家公園建設以來,尤其是被劃分為國家公園長江源園區管理后,算生態賬、打生態牌、吃生態飯已經成為共識。這樣的共識來源于上世紀90年代,杰桑·索南達杰的環保理念,他的英雄事跡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治多人。

       如今,像江永才仁一樣越來越多的人投身到保護野生動物、保護生態環境的行動中。就像今天江永才仁拍攝到成群的白唇鹿這種“明星級”的野生動物,如果運氣好,還能拍攝到馳騁于雪山、湖泊間的藏野驢、石羊、藏羚羊,甚至雪豹。

       通過江永才仁的介紹,我們了解到,水源保護青年志愿服務隊成立前后已經在聶恰河六個源頭自費組織小型車一百多輛,大型車七十多輛清理垃圾。觀察記錄了聶恰河附近的水源處共1337個,新增水源頭53處,且通過觀察保護,達到恢復和凈化的目的,甚至在雪山融化區域發現原始射箭工具的箭頭,野牦牛遺骸化石等。

       如今,投資3450萬元的三江源國家公園長江源園區“門禁”建設已經接近尾聲,建設地就在江永才仁家不遠的地方,每每拍攝歸來,駐足國家公園園區,江永才仁保護生態的理念也更加堅定。“我們在保護自然環境的同時,自然環境也在保護著人,以前覺得腳下的草原只和自己的生活有關,現在不這么想,因為這是長江源園區的草原,是國家公園共同的家。”江永才仁說。

       雖然江永才仁所在的水源保護青年志愿服務隊正式成立不久,但是已經制定出了長期目標——將索布查葉地區打造成為全國水源保護及生態文化節慶活動原創基地、鄉村振興與生態文明示范基地、水源生態文化體驗旅游綜合服務中心。挖掘、搜集并整理出版圖文并茂的索布查葉地區生態人文導讀手冊,拍攝并推介具有影響力的水源生態與人文影像作品。

       隨著日頭逐漸高升,眼前的白唇鹿鹿群逐漸向深山走去,江永才仁起身,收拾拍攝的東西,緩步徐行在廣袤無垠的嘎嘉洛草原上,見到一兩處垃圾,便收納到隨身攜帶的編織袋中。嘴里不禁吟唱起那首改編的草原上的“祝吉歌”:天上的七色彩虹用百花編成,草原上的艷麗花朵用彩虹染成,帳房里的花氈子用彩虹和百花搟成,國家公園里的美好生活我們用綠色感恩。